数据去中心化才是华为应对谷歌危机的最有力回应

1.华为危机与霸权效应

据路透社的报道称,谷歌已正式宣布其遵守美国政府的命令暂停与华为的闭源部分业务合作。其中,停止对华为授权的安卓系统中的应用及技术等服务直指安卓系统中最重要的部分:谷歌移动服务(Google Mobile Service),因为其提供了人们常用的应用程序服务,包括Google Play, Google语音控制助理,Google地图,Gmail, Youtube和照片等。这也意味着,华为的新一代安卓系列手机将无法使用这些使用频率最高的应用程序。美国资讯科技网也只能等待谷歌下一步的确认,才能获知现有的客户将不能使用那些功能。同时,据彭博社报道,除谷歌之外,英特尔、高通、Braodcom等全球顶尖的芯片设计商和供应商也正逐步切断和华为之间的合作纽带。

是否未来美国政府及企业会持续对中国其他国产科技企业实行同样的强硬政策尚未确信,但有一点,虽然华为目前有强大的中国市场作为支撑暂时无需过分担心限令带来的影响,但霸权国家与垄断企业作恶的力量在此刻充分展露无疑。 我们是否想过,为何谷歌拥有如此大的话语权?但实际上谷歌所掌控的远远超乎你的想象。

  1. 开源数据为何不受其影响

与此同时,上述的影响都不发生在安卓操作系统的开放源代码项目(Android Open-Source Project)。原因是开源项目的归属权并不属于谷歌,而是一个开放的手机联盟。华为的轮值主席徐直军也在接受路透采访时称:谷歌无法阻止任何公司使用安卓社区里的开放源代码许可。换句话而言,危机发生的主要原因是 人们日常生活中最需要的应用技术和服务都已属于谷歌闭源移动服务,并且该服务的修改和管理权限只属于谷歌一家。

谷歌凭什么拥有如此大的话语权?而开源数据又为何能避开巨头企业甚至政府的掌控?在这里拿地图为例。 人类大部分的行为数据都具有空间属性,无论日常出行还是外出旅游都将在后台开启的应用程序上产生数量巨大且种类繁多的个人数据。 例如导航、打车、购物、就诊、付罚单等。让我们来回想一下,是否这些App总是先要求提供用户个人信息,如手机号、年龄、邮箱、所在城市等才能开放使用?而谷歌等垄断企业对收集来的数据具有绝对的掌控权,他们可以利用这些位置信息进行对个人身份进行准确推断并向第三方平台售卖获取高昂收入。就在2018年,GAFA(Google、Amazon、Facebook和Apple)就已经为其恶劣的用户隐私泄露行为付出了沉重的信任代价。已有越来越多的海外用户果断放弃了这些丝毫不尊重用户的平台,并转向更为保护隐私的开源平台。

开源平台最大的魅力在于它将数据的自主权和价值返还给用户。 无论是数据上传、维护还是治理,都将由用户和社区统一来完成,与中心化平台制造的一座又一座的数据孤岛隔山相望。而去中心化的技术在开源的基础之上,推出了更加完善的激励机制来促进开源社区全球治理的可持续性,并将得到的地图经济收益返还每位做贡献的社区成员。

最先在全球范围内提出OneMap去中心化地图愿景的海伯利安地图公链致力于将空间数据汇聚成一张高效可用的去中心化地图网络,为全球用户贡献可信、实用的地图数据服务。

3.去中心化地图如何缓解霸权危机成为全球地图的未来趋势

首先,去中心化地图的模式非常契合地形数据天然分散的特性。 由于谷歌地图购买的数据采集设备成本昂贵,用户就必须支付相当高昂费用调取中心化地图服务。例如谷歌地图收到近1万亿次全球数据请求,而每千次数据调用会相应产生2-7美元的费用。并且由于成本较高,谷歌为了追逐高利润也无法获取世界范围内完整的地图数据。相较而言,去中心化网络产生的数据是免费且开放的,因为众包的数据采集方式利用规模效应将成本分摊到了每一位社区贡献者,并且地图数据服务的效率和完整性随着网络中参与的节点数量递增将持续提升。 其次,节点去中心化,将使得网络具有更好的应急能力。 在海伯利安推出的去中心化地图服务网络Map3中,每一位用户都可通过一台普通家庭电脑加入成为边缘节点,为地图服务做出贡献,而无需通过中心化机构服务器。并且只要有电,MAP3去中心化地图服务网络就可以永远存在,不会因为任何垄断企业或政府的突发禁令而停止。 第三,用户的数据隐私将得到极大的保护,因为没有任何平台或个人拥有对数据的掌控权,因此无法利用用户的数据作恶。

此外,海伯利安最新推出的一款去中心化且具有隐私保护和导航功能的泰坦地图App,同样建立在去中心化地图网络Map3的基础之上。该款地图产品除了具有去中心化网络匿名和分布性的特性外,还具有强大的加密技术保护用户的位置隐私不被任何第三方平台窃取。泰坦的使用方式和谷歌、百度等导航功能十分类似。但不同的是,其仅仅使用手机设备自带的GPS进行导航,用户无需提供个人数据就可享受到同样精确的地图导航服务,并且个人隐私也将受到极大的保护。每一位使用泰坦地图的用户将随着海伯利安去中心化地图生态的发展,逐步加入Map3网络成为边缘节点。

在《民主是如何死亡的》一书中曾指出,美国政党的制度没有很好地发挥作用;而现在,需要大多数人结成更广泛的同盟来应对特朗普带来的危险。 为了阻止霸权国家和垄断企业肆意对个人数据使用权和价值的剥夺,加入去中心化平台并为之贡献才是华为应对谷歌危机的最有力回应,和未来地图发展的趋势。